2019绿波号码 > 香车美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香车美人和车夫

来源:未知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9-03 20:50

 

  不过说起来,就算是从上海这边儿开车去虎跑,最多也就是个把小时的样子,于是范无病调出来地图,看了一下路径选择,然后就发动了车子,直奔虎跑方向开过去了。

  童小芸闷声不说话,于是范无病就自己哼哼着唱道,“生活添滋味,同学来聚会,拆散一对算一对,拆散一对是一对——”

  “哦呵呵,顺口溜而已。”范无病继续在那里哼哼,“心眼多的钻被窝,心眼少的忙唠嗑,一个心眼的唱歌,缺心眼的在死喝。”

  相传,唐元和十四年高僧性空来此,喜欢这里风景灵秀。便住了下来。后来。因为附近没有水源,他准备迁往别处。一夜忽然梦见神人告诉他说南岳有一童子泉,当遣二虎将其搬到这里来。第二天,他果然看见二虎跑地作地穴,清澈的泉水随即涌出,故名为虎跑泉。

  古木参天。范无病和童小芸沿着林间的石径一路拾阶而上,只觉得神清气爽,格外地舒畅,路上的游客不算多,杭州可以玩的地方很多。西湖,灵隐寺。六和塔,岳庙,万松等等,都是好去处,就是小小地乌镇,也别有一番水乡韵味儿。

  “虎跑被称为是天下第三泉,你知道第一和第二泉是什么吗?”童小芸忽然问道。

  范无病顿时笑了起来,虽然这辈子还没有来过虎跑,可是上辈子就来过。而且也被人提起过这件事情,于是就说道,“只不过是说说而已,天下地泉水何止千万,哪里有那么准确的评判?不过虎跑的泉水和龙井茶叶,倒是西湖双绝。天下第一泉,一般是说镇江金山中泠泉,第二泉为无锡惠山的惠泉,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杭州是好地方。说起来。这里还有一位非常有名的人物呢。”

  弘一法师姓李名息。号叔同,浙江平湖人,早年留学日本,精通音乐、戏剧,对书画篆刻颇有造诣,曾在东南亚讲佛学,后来在虎跑出家,是一位学者型的高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见童小芸有些不解,范无病便轻轻地哼了起来,“这首歌的作者就是弘一法师啊。”

  “原来是他啊——”童小芸嗯了一声,虽然她早就会唱这首歌,但是却不知道作者李叔同就是弘一法师。

  古往今来的和尚不知凡几,只不过在历史上能够留下名来的和尚绝对不会很多,而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地特点,就是有见地有创设的知识型和尚,如唐朝地鉴真和尚与玄奘和尚,宋朝的佛印和尚等,弘一大师虽然是半路出家,名号却是非常之响亮,都是因为在佛学上的贡献使然。

  两个人在林荫中漫步,偶见路边有人盛了泉水供人饮用,于是就停了下来,坐在藤椅上品那甘冽的泉水。范无病顺手取了一枚硬币,然后小心地平放在水面上,果然见那硬币堪堪地附在水面上不动,没有沉下去,虎跑的泉水,张力果然很大。

  “你们那些同学们在哪里聚会,不会是在树林子里面吧?”范无病对于充当司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这个陪同参加同学会,就觉得有点儿不靠谱,自己这么嫩的小正太男,就是想要冒充童小芸的男朋友,也不是很般配嘛。

  对于范无病,童小芸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感觉,糊里糊涂就跟他办了戍,搞得自己好几天地时间里面走路都别扭,不过偏偏是自己爬到他的床上的,这戍就难以判断是非对错了。

  有心捉弄他一下吧,可是他又比自己小好几岁,这戍真的让童小芸很郁闷,欺负他也是胜之不武啊!一肚子委屈发泄不出来,别提有多心烦了!

  虽然是随口说出来的,但是童小芸很有女王气质,说出来的话有点儿不容置疑的味道。

  “化一下妆就像了。”童小芸还真的拿出来她自己地化妆盒来,就要给范无病加工一下。

  “放心,最多是老化而已,我怎么可能带个丑男人在身边?”童小芸哼了一声,然后就给范无病涂抹了几下,然后看了看,表示比较满意,最后说道,“没戍地时候,你叼根烟吧!看上去成熟点儿——”

  “抽烟显得成熟?是死得快吧!”范无病可不会为了这种小戍,搭上自己的幸福。

  实际上,童小芸地高中同学,大部分也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而已,除了上了大学的,剩下的也就是刚刚进入社会没有两三年的样子,这样的一群人,能够成熟到什么地步去?

  范无病撇了撇嘴,心想自己随便咋呼一下,他们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哪里还用得着刻意地去扮酷?那不是自贬身价嘛。

  童小芸的同学聚会确实是在树林里面,不过这里只是报道的地点而已,在旁边就有一座酒店,聊完天之后,大家就进酒店去消费,自然是喝酒唱歌跳舞,如果有意思的,或者最后会在酒店开房也说不定的。

  据童小芸说,她是在杭州上的高中,当时的同学里面,有钱人的子弟很多,因此高中聚会才会安排到这种地方,就是要彰显一下身份的不同,估计家境不好的同学们,是不会愿意过来的。

  这样的话,他就有点儿不看好这次聚会了,据说这群人一旦喝多了,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什么邪恶就来什么,怪不得童小芸要带着自己过来,估计一来是显示一下自己有男朋友,二来就是为了给她自己壮壮胆吧?

  于是范无病顺手就揽上了童小芸的腰肢,将她搂在怀里,想着树林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边儿的小树林里面,却是别有一番天地,酒店方面在这里设置了许多石桌石凳,还有一些石头刻成的围棋棋盘,茶具也一应俱全,格调非常高雅。

  这令范无病想起了王维的一首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那边儿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个人,显然是童小芸的同学们,看到了范无病和童小芸出现后,便有人迎了过来,“啊哈,小芸你来了!这位就是你的白马啊?!”

  范无病一看过来的两个女孩儿和一个男孩儿,打扮都很入时,只是那一口上海话的男孩儿,怎么听都像是个娘娘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