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绿波号码 > 往期鉴赏 >

近代画家、鉴赏家)

来源:未知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9-27 01:17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宣哲(1866年—1943年) 字古愚,一字愚公,人,近代诗人书画家、鉴赏家收藏家。

  宣哲(1866年-1943年),江苏高邮人。名人哲,字古愚,笔名黄叶翁,晚年人称为“愚公”,而名亦删首一字,称宣哲。斋堂为安昌里馆。近代诗人、书画家、鉴赏家、收藏家。

  宣哲少好声律,工书、善画。写山水,秀雅绝伦,神韵超逸。现代绘画大师、书画鉴定家吴湖帆以宣哲与陈曾寿夏敬观金蓉镜列为“近代四大文人画”。作品曾收入《杨无恙、宣古愚、汤定之、姚茫父画选》。与扬州著名书画家张丹斧、梁公约、方地山等友善。宣哲曾与黄宾虹合办宙合社。1912年,黄宾虹有感于“神皋美术,终以不振”,并以此为“学者”之耻。因而他与宣哲发起组织了以“保存国粹,发明艺术,启人爱国之心”为宗旨的“贞社”,取“取义抱守坚固,持行久远”之意。宣哲任社长。黄宾虹与宣哲并邀集《国粹学报》的金石书画爱好者参加,各出金石、书、画,以相玩赏。他们在《南社丛刻》上发表《贞社启》;在《真相画报》上刊登广告征集同仁,以扩大贞社影响,宣传其主张。黄宾虹曾致函黄节,黄节回信称“此乃学问性情中事,惟读书知道者,于此方有得也”,并相应号召,与王秋湄、邓尔疋蔡守陈树人等在广州成立了分社。二十年代后期鉴藏家的徐平羽在上海大夏大学读书,结识了著名文物鉴赏家宣哲,因同为寓居上海的江苏高邮人,不久便成了忘年之交。1943年,熟谙中西艺术的傅雷,联络一班在上海的黄宾虹故旧好友宣哲与张元济陈叔通高吹万邓实秦更年以及学生顾飞、朱砚英等,为祝黄宾虹80寿诞,发起举办“黄宾虹八十书画展”。画展的同时编有画册和《特刊》,《特刊》内载有诸友朋所作诗文论说其画。王秋湄撰短文题曰《真画》,记录了一段与宣哲的议论,宣哲谓黄宾虹画“是真画也”;王秋湄则称与宣哲交往三十余年,从未见其轻许当世画人,独对黄宾虹敬佩如此,而“真画”一语,殊可玩味。民国二十五年(1936)宣哲在扬州与陈含光、张甘亭均绘“冶春图”。宣哲能词,有《寸灰集》;早年曾参加扬州著名诗社冶春后社。

  宣哲晚年潜心考据金石,富收藏,精鉴别,特别嗜藏古钱币。杜召棠《惜余春轶事》中载:宣哲“闻下河某地有一古泉,国中仅此,俗称‘钱王’(惜其年号已忘)。宣命舟往访,宿逆旅中,不敢造次,恐故昂其值,展转而达。以收旧物为辞,日选一二件,已近匝月。一日,主人忽出古泉一袋,请其鉴别。宣见某泉在焉,惊喜之余,手为之战,呼吸顿促,几弗能自持,乃称疾以去。越日再往,卒以百金悉购之。宣每以此自豪,恐被盗,藏上海中国银行保险库中。每年往瞻,邀友与共。宣逝世后,不知所归。”1924年宣哲撰写《〈畏斋藏玺〉序》一文。约69岁,宣哲编辑《安昌里馆玺存》一书。袁克文将宣哲、方地山和自己所藏古钱珍品编成《泉简》一册。袁克文赠宣哲联:“山林平远倪高士;词句清新李谪仙”。

  1936年,中国古泉学会在上海成立。宣哲任评议员。会中还有著名钱币学家丁福保叶恭绰张叔驯方若、邓实、张晋程文龙郑家相、杨恺龄等人。宣哲的裔孙宣森现为上海钱币协会常务理事。藏书数万卷。抗战期间,卒于上海。著有《金石学著述考》、《高邮志余》、《中西度量衡考》、《古玺字源》等。

  宣哲的祖父是有名的盐商,父亲单传,到他这一代兄弟三人,只有他为官。宣哲早年以生员参加官试,录为主事,分配陆军部。光绪二十九年(1903),去日本大阪参加劝业博览会。光绪三十三年(1907),京师筹备各级检察厅,奏调法部,任京师地方检察官。“都城五方杂处,地检厅为刑事总汇,先生博闻多识,尽知民间情伪,侦察重案,每为老吏所惊服。”袁克文曾拜他为师,跟他学诗词。辛亥革命后,宣哲“挂冠南下,思天下将大乱,乡居似非乐土,乃斥售旧业”移居上海法租界的霞飞路,以清朝遗老的身份做了寓公。因邻多园林,遂署其宅曰“花园里”。宣哲在上海读书养志,收藏书画古董,不复问人间事。

  宣哲少好声律,工书,善于行楷书法。民国二十一年(1932)王春渠辑《当代名人书林》。此书内收樊增祥陈三立罗振玉等120多位近代名人书法。宣哲以俊逸的行楷作封面题签。北京翰海拍卖有限公司2008季春拍卖会宣哲的八屏书法估价16000元。

  宣哲善画,常作山水画,秀雅绝伦,神韵超逸。郑逸梅艺林散叶》提到:现代绘画大师、书画鉴定家吴湖帆以宣哲与陈曾寿夏敬观金蓉镜列为“近代四大文人画”。陈曾寿擅长画墨荷;夏敬观长于画松树;宣古愚、金蓉镜都以山水见长。宣古愚画山水笔墨生拙,冷逸之气扑面而来,画面清新气象,干净别致,有元代山水画坛“元四家”之一倪高士的空灵。袁克文还曾赠宣哲联:“山林平远倪高士;词句清新李谪仙”。“扬州学派”后期代表人物李详品评宣哲书画时云:“宣氏精工山水,师法石涛髡残,所作混古苍茫,烟云之气出没笔端。”

  解放后,在陈叔通的倡议下,宣哲曾在荣宝斋办了一个小型画展,郭沫若看了他的画也颇为赞赏,并同意出版。1958年,陈叔通先生出资影印了《高邮宣古愚、歙县黄宾虹、龙游余越园三家书画集》,并由徐森玉写了序言,内收宣古愚、黄宾虹、余越园三位名家书画作品。附书画旧照2张。宣哲作品还于1959年7月曾收入陈叔通藏中国古典艺术出版社出版《杨无恙、宣古愚、汤定之、姚茫父画选》。

  宣哲与现代杰出的山水画家黄宾虹关系密切。先前宣哲曾与黄宾虹合办宙合社。1912年,黄宾虹有感于“神皋美术,终以不振”,并以此为“学者”之耻。因而他与宣哲发起组织了以“保存国粹,发明艺术,启人爱国之心”为宗旨的“贞社”,取“取义抱守坚固,持行久远”之意。宣哲任社长。黄宾虹与宣哲并邀集《国粹学报》的金石书画爱好者参加,各出金石、书、画,以相玩赏。后来,黄宾虹在给傅雷的信中写道:“当三十年前,有旧友宣哲君,能文善画,著述甚多,与秦曼青、王秋湄亦至好,与鄙人尤合,尝于四明银行二楼发起一贞社”。黄宾虹赠宣哲的一幅山水图,内有句云:“雨淋墙头山,氰氯万壑间。”

  当年黄宾虹先生最早的两本画册的出版都与宣哲有关。1933年秦更年和黄宾虹的沪上好友宣哲、邓秋枚、张大千、王秋渭、商承祚等议刻《宾虹游画册》为祝七十寿诞。1943年,熟谙中西艺术的傅雷,联络一班在上海的黄宾虹故旧好友宣哲与张元济陈叔通高吹万邓实、秦更年以及学生顾飞、朱砚英等,为祝黄宾虹80寿诞,发起举办“黄宾虹八十书画展”。画展的同时编有画册和《特刊》,《特刊》记录了一段与宣哲的议论,宣哲谓黄宾虹画“是真画也”;王秋湄则称与宣哲交往三十余年,从未见其轻许当世画人,独对黄宾虹敬佩如此,而“真画”一语,殊可玩味。

  宣哲曾为京剧四大名旦之一程砚秋绘《玉霜簃图》。陈夔龙贺程砚秋新婚:“日暖春烟人似玉;蒹葭秋水露为霜。”其中上联取宣哲为程砚秋绘的《玉霜簃图》意。下联化用《诗经·秦风·蒹葭》诗意:“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联语清新脱俗,典雅风致,切景切时切情切贺意,耐人品读。

  袁克文是多才艺的,其书名尤其响亮,连大名鼎鼎的吴昌硕大师也曾索过他的书法。与袁克文熟稔的郑逸梅曾云:“克文是多才多艺的,又工书法,华赡流丽,别具姿妙,既能作擘窠书,又能作簪花格。他登报鬻书,由方地山、宣哲、张丹斧、冯小隐、范君博、余谷民(即余大雄)代订的小引云:寒云主人好古知书,深得三代汉魏之神髓,主人愈穷而书愈工,泛游江海,求书者不暇应,爰为拟定书例。”

  草虫圣手潘君诺为收藏家秦曼青画牡丹扇面,宣哲以近作《和姚白先生牡丹诗》补白。

  宣哲与扬州冶春后社诗友、书画家张丹斧、梁公约、方地山等友善。光绪三十一年(1905)宣哲为赵倚楼绘《茶花女村居图》。民国二十五年(1936)宣哲在扬州与陈含光、张甘亭均绘“冶春图”。

  宣哲是著名的书画鉴赏家。宣哲曾为无锡画家吴观岱《豆棚闲话图》题识:“观岱先生字念康,号洁翁,江苏无锡人,山水人物花鸟皆精到。此幅豆棚闲话图乃是余游历京师之际由玉明仁兄至交引见,展观此图,欣喜不已。余拜见后深感先生精心所作,用笔之通畅,构图之严谨,笔趣之横生,实属先生不多见,在玉明兄鼎力相助下才得难见之作。庚辰(1940年)春三月,古愚谨题并记。”也曾为浙江吴兴画家金城题识:“此屏画法高古,用笔遒劲,可称能品。惜军兴散佚,只存此帧幼甫先生出以见示,其角下有藕湖余事印章,始知金北楼老友作品超逸,非俗手所能,深恐日久知音者稀,略述数语于上,亦翰墨中好因缘也高邮愚公宣人哲跋于沪江。”他还为顾鹤庆《心远亭图》题跋:“顾弢庵所写心远亭图,予十年前同吾乡王公??足见国之宝亦家之珍也,我何幸焉。癸亥上巳后一日,高邮宣哲愚公谨跋以志眼福。”他还在程嘉燧《江山一览图卷》题跋:“回首风尘暗自嗟,徒教两鬓已霜华,一朝惊梦甘辞世,千里吟诗直到家,扫地不妨见白叟,闲行还有客停车,如能消受山林乐,便是人间蔡少霞。溪山大好,极目烟云,画意苍茫,是为第一精彩,鉴别程老之画者以为何如,丙翁先生举是相示,不禁叹赏,因题一律,亦自奉墨缘之非浅也,己未冬十月,高邮愚公宣哲获观并志。”他还为苏州画家黄均(1775-1850)《临溪闲居图》题跋。

  宣哲曾收藏一代大儒方孝儒《书张忠定公诗句》立轴绫本,宣哲题签:方希直书张忠定公诗句真迹神品,愚公宣哲题签;曾收藏清代著名画家莲溪作于光绪六年(1880) 《竹石图》水墨纸本册页(8开)。宣哲签条:野航上人墨笔竹石画册。庚辰春陬,研石斋藏,宣哲签。他还收藏赵之谦书于同治九年(1870)《为憩亭篆书七言联》:“高人自与山有素,老可能为竹写线]